汪为新国画艺术网
 http://www.bjsh365.com
网站首页 | 艺术简介 | 动态 | 在线展厅 | 艺术家相册 | 艺术家视频 | 艺术评论 | 出版著作 | 访问北京国画艺术
 
 
 
汪为新
 
 
  • 职业书画家
  •   艺术评论  
       
      联系方式  
       
     
     艺术评论
         
    分享到:
    【观点】为腐朽凿窍——对话汪为新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9-20
         
     

     

      人物:原道训(简称原)

      汪为新(简称汪)

      时间:2006、5

      地点:北京汪为新寓所

      录音:王璐

      原:应该说当代精神的贫乏与责任感的缺失使艺术家变得极其功利,我经常在铺天盖地的杂志上见

      到各类“名家”作品,其实更多的是艺术界里的官宦、文界里的混混、伪批评的荒谬,我有时抑制不住内心那种狂怒,心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背景既使得“自我欲”抗衡于价值思想外甚而让“艺术的纯粹”变得无奈?

      汪:我羡慕你那种独立于艺界外的纯粹精神,因此你显得比我清醒,我总与别的朋友说,不要把艺术估计得太高,也别对艺术家期望过高。画道小技,它改变不了任何前行历史,也代表不了人类的主流,艺术只是个体,只是一种附庸。当掠夺者把刀架在你脖子上时,你坚持你的精神原则,因此你成了殉道者,我们都怀念你;还有就象我这样装疯卖傻,对内我忠于自己的作品,对外我宣传我认为正确的艺术理念,其实也是一种抗争。假如我慷慨激昂去表达愤怒,仿佛是人为的、艰难地与自我作对,可能这种激情瞬间即逝——你没有这样持久的隐忍,便很难有客观立场。还有,当下的所谓“权威”还不能强迫象你我这样的优质文化人俯首就范,这就显示我等的力量。

      原:可能你身上有很多更隐忍的地方,范仲淹说“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我们有良莠之分、雅俗之分、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分,你怎么看?

      汪:就说音乐,在古代,用雅乐的地方是不允许有俗乐的,原始儒学讲“俗”根本不应该产生,否则大逆不道。孔子说:“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同样,不管这个讨好顾客的拙劣的画家怎样以艺术为幌子,终究也是让人唾弃。当下最丑陋的艺术背景里或许给良知艺术人提出更严峻的挑战:因为当代艺术环境被蒙蔽,优秀艺术家可能很长时间得不到常人理解,但至少我们可以把我们内心所在的与理想中想要的做问心无愧的价值比量,有时我们也应该考虑放下内中自恃傲慢的东西与普通人去交流你的“雅”或“俗”的观念,而不要自认自己从事的便是精英文化,而别人却并不承认自己是非精英文化,这就需要交流、沟通。

      原:这种沟通有时难度很大,譬如说你自己的作品,有普通人买来把玩的吗?对大多数平民来说只是看热闹,另外我想印证一下,我听说你有一个画展的作品大部分被同行认购,据说还有诸多名家,是否有这回事?如果是,你对大众文化的关心是否只是停留在良知或期望还是理想上的?你要把普通平民培养到一个画家的水平来解读你的作品和以你的阅读去审视别的作品一样都是很难作到心平气和地交流。

      汪:由于这些反省所揭示的事实以及反常的介入,我们应该承认一个现实:面对我们的文化现状,我们为此歇斯底里地骂过,无情地嘲笑过,解构过,但没有建构过什么,所以还是失败的。你对传统文化的认识是正确的,那你心平气和去给别人讲解,让他也享受与你一样的快乐好了。我们历史上有两种类型:司马光型和欧阳修型,表面看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但是他们争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解释权,所以你翻开《司马文正集》或《欧阳文忠公文集》实际上他们对传统文化的解释都是毕恭毕敬的。而我们当下所面临的环境比较复杂,有时你可能孤掌难鸣,但我们不担心偏激或特立独行的行为,有句话叫“殊途同归”,只要是站在文化高度上的思维语言,我们都去尊重他。

      原:但中国当下背景既不象古代也不象国外,在近代有很多文化界的领袖人物,譬如你谈到蔡元培、陈独秀,还有精神领袖如王国维、鲁迅,在古代,绘画上你谈到石涛、八大或元四家什么的你肯定肃然起敬,但在当下,还有谁值得我们去尊敬?在元人看来的“儒不如娼”是因为汉文化被忽略,儒家在少数民族的统治下没有地位,而今日,有些画家却不如娼,是因为他们与娼妓所想一致而所言所辩不同,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

      汪:你今天确实很亢奋,这个时代的悲剧是需要若干年才能印证的,有很多人还不值得我们去批判,倘若有机会,你我都作点其他更有意义的事,譬如说传统文化,传统艺术,传统文人的人格什么的,切莫让我们这代人象美国人,一数到自己爸爸的爸爸便数不下去,哭着说找不到老爸爸啦!

      原:在这个呼唤良知与纯粹精神的时代,我可能更多地看到极为负面的东西,因此我有时显得悲观、消极。

      汪:其实我在前些年也是如此,但平时大部分时间在创作,那边的烦恼可以在这里消化,有时想想自己也只是一个个体而已,不要对外界有杞天之感,理想与现实有很远的路,我常举这个例子:《封神榜》中的神怪里最厉害的是殷郊,他的番天印乃天下第一盖世奇宝,只要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疾”,该盖世奇宝便劈将下去,遇山开山;但再厉害也没姜子牙的“打神鞭”厉害,可惜我们都不能成为姜子牙。

                                                                                                                 原道训/整理

     

     
     
     友情链接
    书画群  北京网站建设  菜市场装修  燕郊保洁  中国画坛网  西安旅游攻略  大观艺术网  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传奇书画网  大观艺术网  当代艺盟网  京东生活网  中国传统文化  大河艺术网  北京画室  艺美网 
    加盟流程 |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北京国画艺术网      中国国画艺术研究院    
    资讯发布投稿邮箱 投稿邮箱:2949953763@qq.com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   编辑:刘晓红
    北京国画艺术网http://www.bjsh365.com
    技术支持:三一网络